搜狐广告投放服务

搜狐的存在感,全在弹窗广告里

263

  多年以来,“张朝阳”和“网络”这两个词之间,经常夹着“错过”这个词。在最初的荣光过后,张朝阳和他的搜狐,几乎都错过了互联网的风口。

搜狐广告投放.png

  与因特网有关的事情,张朝阳是从来没有错过的——在乌镇举行的世界因特网大会,办了六次,张朝阳参加了六次。


  日前,张朝阳又一次游故地,谈起5G,说起自己的社交产品“狐友”,也就是cos红人直播。


  八月初,张朝阳给刚刚上架的“狐友”发了条微博,评论仅100多条。网友吐槽,“狐友”基本上就是张朝阳自己的high好友。


  名字不大好听可能是搜狐在网络上开的一个玩笑,从数据和口碑来看,确实很像一个称职的玩笑。


  这样一种直率、不做作的宣传也是罕见的。 搜狐charles


  在这次互联网大会的采访中,张朝阳再次强调:“带搜狐回到媒体。”可这只狐狸似乎离开媒体太久了。


  和讯的一篇文章指出,搜狐旗下所有信息平台的日活总数,总计不足4000万,甚至连一个产品都无法超越。


  一位身价破百的宣传评论“狐友”,真的可以承担张朝阳回归媒体的野心?


  不甘寂寞的狐狸。


  当搜狐唱衰流量成为主流的时候,它终于赶上了流量时代。九月份,搜狐请范丞丞来拍摄了一部宣传活动的影片。张朝阳转发了视频微博,转评的数据在第一页上一片二位数的闪光。


  痛苦是一种财富。”“在痛苦中奋起,是因为对做人有价值的引导。”——这些话从范丞丞口中说出来,很“张朝阳式”。


  视频中,张朝阳亲自出马。/图片截图。


  搜狐一直都很“张朝阳式”。错失的风口,在末班车上的挣扎,总带着一种苍老的哲理意味,但却是壮志难酬。


  现在,搜狐最值得关注的时刻恐怕就是搜狗输入法运行时突然跳出的弹窗。年幼的用户,若非有这个死禁不起的弹窗,都不知道搜狗原来和搜狐有关系。


  搜狐弹窗中包含了大量的低劣搜狐广告投放


  若搜狗忽视搜狐,搜狐门户的访问量,更是惨不忍睹。


  搜狗将于2017年在美国上市,张朝阳与搜狗CEO王小川一同出马。


  王小川算是搜狐的大将中硕果仅存的一员,其他如古永锵(优酷创始人)、龚宇(爱奇艺创始人)、韩坤(科技创始人,做过小咖秀,秒拍等产品),都早早离去,各奔东西。


  搜狗是否能与搜狐情同手足,也是一个未知数,毕竟,现在只有腾讯是搜狗的第一大股东,拥有超过50%的投票权。


  工业界称搜狐为“黄埔军校”,遗憾的是,有许多知名校友反哺母校的却不多。“搜狐养人”,像一个爽快的老父亲,孩子们在成年时就放手一搏,不投入,不支持,颇具挑战意味。


  因特网是一个江湖,几大门派圈山夺地,有阿里、腾讯系、京东、百度等,但搜狐系的人却很少。


  理由很简单,其他门派喜欢扶养儿孙,给钱搭线,利益相连,搜狐却痛痛快快地把儿孙几乎驱逐出去。


  搜狐可以复制,搜狐大楼却永远保值。


  孩子们也实在太吵了,一出家门,身家就涨了起来。洒脱的搜狐还剩下什么?经营多年,最值钱的就是当年在北京五道口买的那栋楼了,涨到现在,价值几乎和搜狐的市值相当,这可能是搜狐最精确的投资眼光。


  搜狐并非不努力,相反,它从不放弃努力。消息,游戏,社交,视频,什么热门行业都做过了。


  可悲的是,搜狐在这场战斗中,既有先发制人的能力,也有止步不前的能力,在对手的声嘶力竭中,它始终保持着优雅,不急不躁,成为整个战场上最具风度的军队。


  战地不信风,搜狐门户,搜狐微博,搜狐游戏,搜狐邮箱,搜狐视频,一步一个脚印,迈着优雅的步子安静下来。


  最近几年,搜狐还投资了一些精品电视剧。秦明,法医,


  一度随处可见,如今难寻搜狐。


  大约在2010年,我第一次去网吧,有一位同学给我开了一款“人人都玩”的游戏——搜狐畅游出的《天龙八部》。举目四望,网吧中确实有许多屏幕都是相同的界面。


  学生们的介绍,这个游戏很棒,风景也不错,还有文化内涵,他举例说:“如果没有玩过这个,我不知道‘举案齐眉’来自‘梁鸿孟光’。”他帮我选择了天山派,ID叫“若隐若现”,因为天山派有隐身功能。


  这是我第一次玩端游,之前玩过的电脑游戏,只限于家里电脑上自带的扫雷和打牌。下课闲聊,天龙八部堪称是男孩子社交的凭证。


  之后,当年的校园歌霸许嵩为这款游戏唱起了主题曲,半班的手机铃声也随之变成了“半城烟沙”。


  读完大学之后开始看美剧,版权最多的是搜狐。电脑整天都开着,搜狐视频也整天都开着。


  最早认识的爆款游戏,是搜狐;最早看《生命大爆炸》,也是在搜狐;后来听说了网剧网综,还是在搜狐。


  搜索曾对我的生活产生过很大的影响,进入高光花路,退出静悄悄,甚至想不起是什么时候开始“去搜索搜索”的。


  或许是《天龙八部》在后起之秀中日渐臃肿落后,或许是在观看半小时的视频播放90秒的搜狐广告投放,或许是在手机新闻和自媒体让人们不再需要进入门户去看世界。


  直到今天,搜狐还经常提到曾经的“第一门户”的荣耀。那年网易和新浪,搜狐三分天下,一个靠着游戏和内容屹立不倒,一个靠着微博站到了全民信息链顶端。没有人会再提起当年的门户。


  有一次,财经作家吴晓波写到:“新浪的基因是媒体,阿里的基因是电商,腾讯的基因是社交。搜狐有哪些基因呢?」


  张朝阳曾经出演过“煎饼侠”。


  今天搜狐希望回归媒体,我们曾经也认为其基因就是媒体。之后,搜狐畅游推出了全民游戏,我们认为搜狐的基因从此将成为游戏。接着,搜狐捧红了大鹏这样的艺人,似乎基因要突变成内容…


  走向今天,搜狐的好牌一张张出完,对内对外,都只剩下“初代老大”张朝阳了。也许可以说,搜狐不同于拥有完整运营机制的企业,其基因就是张朝阳。


  浪翻云张朝阳,回头难。


  网红网红张朝阳现在特别辛苦,一天只睡4小时。有趣的是,这一年搜狐最风光的时候,张朝阳的人物设定根本没有“努力”。


  搜狐上各种综艺节目,在自制剧中数次客串,张朝阳对镜头充满了热忱和执著,这也许就是他一直以来偏爱搜狐视频的原因。文艺青年风雅高调,喜欢在聚光灯下与人共事,与人相处愉快。


  张朝阳一直在深度参与搜狐视频制作。 搜狐charles


  歌舞杂耍、半裸拍时尚杂志,请孙楠、李冰冰、高圆圆等组成“美女野兽登山队”,在自己的名叫“快乐号”的游艇上举行派对…


  去麻省理工学院读博之后,张朝阳的梦想是从科学家变成好莱坞明星。


  这一梦已经实现了一半,他没有拍电影,却生活在娱乐圈的头条上。曾是首富的他,在个人生活方面有着不亚于影星的话题度。


  购买游艇时,张朝阳坦言,“如果这不是中国最豪华的游艇,那对我来说意义就不大了”,生活中的前几十年,虚荣是张朝阳无法克服的本能。


  在最嚣张的时候,张朝阳几乎无心创业,总以为自己稳稳当当,没有危机感。2008奥运会的赞助商,一句“看奥运,上搜狐”大放异彩,搜狐的市值也在今年超过了新浪。


  从此,张朝阳带着搜狐傲慢的坐上了王座。过了两年,新浪微博发布了,整整过了半年,搜狐才做出回应,匆忙上线搜狐微博,但坚持不了多久。


  据传闻,如今几位互联网巨头的大佬,或被一年的求职生涯拒绝,或因张朝阳的演讲而愤怒,正是张朝阳影响了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方向。


  没人想到,影响着他走向的,自己却浪得迷了路。等待着那些被他影响的人慢慢长大,刚刚在微博大战中被新浪击败的他,正处于抑郁之中,“有很多恐惧,但是都无法形容”。


  由于郁闷闭关的一年多,张朝阳的处境诡谲。

分享到:
客户服务
 
 

服务热线:18871871197

搜狐汇算.png

微信咨询

 若客服不在,请提交需求至总台处理,谢谢!需求提交>>>


ABUIABAEGAAg7srAggYowL6Z7gYwZjgp.png